呦呦鹿鸣

长恨此身非我有,何时忘却营营。
全职cp杂食,叶修唯粉,巍澜唯粉,朱一龙女朋友,cn苏秋影

【all叶】叶修这货居然是只吸血鬼(56)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欢迎指点,谢绝ky

南方的冬天真的好冷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今天依旧是如此短小的我

忍不住虐虐少天

整天咕咕咕的我发现剧情推进如此之慢

对不起,我反省






之后便是长久的静默,两个人各怀心事,相对无言。

方锐忽然觉得这种寂静难以忍受,于是他开口说道:“我,我回去了,你早点休息。”

走到门口,半个已经出了门,他却又回头:“其实,你没有必要再纠结,不是有句古话嘛,‘兵来将挡,水来土掩’,到底会怎么样,现在还不知道,或许会有转机呢?”

叶修像死了一样躺在床上,也不知道听进方锐的话没有,只是盯着天花板。

方锐见叶修不理他,终是转身,关上了门。


第二天,罕见的,黄少天起了个大早,敲响叶修的房门。

“来了!”叶修顶着七愣八支的头发去开门,朦胧的睡眼表示着主人还未睡醒。

“你,你还没起啊?”黄少天有点傻乎乎地看着叶修问。

“废话!你也不看看现在几点?啊?才早上七点啊!今天的采访在下午啊年轻人!”叶修抓过床头的闹钟丢到黄少天的身上。

“那,那你继续睡吧,我先走了。”黄少天眼神躲躲闪闪的,就是不敢看叶修。

“睡什么睡,瞌睡都给你吵没了。”叶修扒拉了一下自己乱糟糟的头发,“坐。”

黄少天乖乖坐下,眼神还是飘忽不定不敢直视叶修,双手规规矩矩地搁在膝盖上。

“少天。”叶修说。

“啊?”黄少天像听见哨声的士兵似的,反应迅速,还下意识地挺直了腰板,让自己坐得更正。

叶修无奈地扶额,他已经大概猜到黄少天来要干什么了。

“你知不知道,你在紧张的时候,手指都会下意识地想捏住什么东西,就像你现在一样。”

黄少天低头,果然看见自己的大拇指和食指正紧紧抓着自己的裤子。

黄少天确实很紧张,因为他是要来跟叶修告白的。

“有什么话,说吧,朋友嘛,有什么不好意思说的?”叶修抓起床头的烟盒,抖出一根烟叼嘴里。

朋友。叶修故意提起这个词,像是无意提醒黄少天什么东西。

其实这不是黄少天第一次对他欲言又止,但是他每一次都是以“朋友”二字封了黄少天的口。

正因为是朋友,所以有些话,不能说。

果不其然,黄少天就像泄了气的气球一样,软了腰板,低着头,像一只可怜巴巴的小狗,明明是稳稳坐在椅子上的样子,可是看起来却像委屈地蜷在椅子上一样。

“叶修,”黄少天委委屈屈地开口,“你跟队长他们到底瞒了些什么?”

一句话,犹如惊天霹雳。

难道黄少天知道些什么了?不对!他明明对黄少天用过记忆消除的啊!

叶修的肌肉瞬间绷紧。

“我不知道你们在想些什么,看起来神神秘秘的,你又什么都不说,总是在刻意地躲避我们,我脑子没你们的好使,我也想不明白到底为什么。可是,可是……”

黄少天咬了咬下唇。

“可是我们不是最好的朋友不是吗?有些事情为什么要瞒着我?退役也是,这一次也是。”

叶修万万没想到黄少天会说这么一段话,当初拿“朋友”当挡箭牌的报应还是回到了自己身上。

作为朋友,他确实不该瞒着黄少天太多。

叶修无话可说。黄少天也没打算听见他说话,兀自说下去。

“其实你每次都拿朋友堵我嘴,我也不是听不出来。我也想当你最好的朋友,可是我又不甘心。你这么好,喜欢你是很自然的事情。我知道我真的说了,结果会怎么样。其实每一次郑重其事地想跟你说,我心里都知道你肯定会先拒绝,我的话一定会被你封在口中,可是我还是忍不住。我……我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心情,但是你就算拒绝,可是,可是你不能瞒着我啊。就像上次你一声不响地退役,悄无声息的,找都找不到你,如果不是你自己找我的话。所以世邀赛开始的时候,我一直在想要不要就说了,要不要就告诉你。因为世邀赛一结束,你肯定又要走了,到时候,你要我上哪儿找你去呀?”

一向阳光清朗的嗓音低低的,音量越说越低,尾句直接化作了一句喟叹。

黄少天在叶修面前一句一句地剖白自己的内心。像少年慕艾,却又不知道怎么讨心上人的欢心,只能把自己的心思明明白白,真真切切地摊开来,给他看那一尘不染的真心,才能解自己一点求不得的痛。

叶修感觉自己简直是罪大恶极,他霸占着黄少天的真心,却又不给他回应,一直拼命地拒绝,拼命地把他往外推。

可是他只能推开他啊!他看不得最亲近的人知道自己身份时厌恶恐惧的眼神,他最看不得的,就是黄少天知道真相后厌恶恐惧的眼神。他是真的把黄少天当最好的朋友来看的。所以黄少天只消一眼,他就能有千刀万剐的痛。

其实叶修和黄少天都没错。黄少天不了解真相,他只以为叶修仅仅是不喜欢他,他只能孤独地捧着自己的真心。而叶修,苦在心头口却难开。他只能无谓地挣扎,用逃避来粉饰太平。所以只要有一记直球,叶修就能慌的手足无措。

叶修的嘴唇几次开合,解释的话已经到了嘴边,又硬生生地咽下去。

还能怎么办?又不连累别人,伤了别人的心,又不因此疏远别人。世间哪有这么好的事?

最后出口的还是一句调侃:“大早上的讲这些,老年人心脏受不住啊。”

受不住啊,吃不消啊。这么多晶莹剔透的真心,他既不能接住,又不能打碎。

黄少天沉默了一会儿,突然笑了,和平时一样阳光灿烂,露出两颗虎牙:“老年人就应该早睡早起。”

就这样吧。该说的想说的都说了,结果自己是早就知道的,没什么遗憾了。只要,还是朋友就行。

“呵,我还年轻的很。”

“不知道刚刚谁还自称老年人来着?”

……

还是跟以前一样的吧?


TBC


【生贤/sp 车】sex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欢迎指点,谢绝ky
能接受sp的请上车!
性感贤贤在线挨 操!
连接走评论。

【all叶】叶修这货居然是只吸血鬼(55)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欢迎指点,拒绝ky
@兔子 为兔爆肝!




艹,这也太犯规了!方锐咬牙切齿地想。
他被叶修的怀抱包围着,沐浴露的清香萦绕在他的鼻端,他能清楚的感受到叶修皮肤的温度,凉的。
“好了。”叶修很快放开他,退开几步,坐在床上,神色如常,好像刚才的拥抱只是方锐脑子里旖旎的幻想。
“叶,叶修,你,你……”方锐的脑子还是有一点转不过弯来。
“再磨叽我就要打人了,”叶修挑眉,拍了拍床,“过来,坐。”
“哦,哦。”方锐一面应着,一面想起他到叶修房间里是为了什么。于是很快地收拾好了心情,坐在房间里唯一一把椅子上,与叶修面对面。
“方锐,你变成吸血鬼也不少时间了吧?有些事情我也可以跟你说了。”叶修说。
见状,方锐不由自主地正襟危坐,一脸严肃。
“关于家族史和吸血鬼的一些能力,传承记忆里是有的。但是信息量太大,如果你想冥想来读取这些记忆,要很久很久,所以你可以时不时抽时间慢慢想。”
“我只跟你说最主要的几件事。”
“好,你说。”方锐点头。
“首先,要跟你道歉。抱歉,不应该在你不愿意的情况下,把你初拥成吸血鬼。是我的错。”叶修站起来,对着方锐深深鞠了一躬。
方锐瞬间一蹦三尺高,连连摆手:“别,老叶,这不怪你,别这样。”
叶修却是没有理方锐,兀自坐好,眼神无聚焦地盯着酒店的墙壁,继续说下去。
“叶家长老会及下属,是叶家执行族规的执法者。叶家族规有一条死规,若是未经长老会通过,任何吸血鬼,包括族长,都无权擅自将一名人类初拥成吸血鬼。如有发现违规,则被初拥的那名吸血鬼,将会被击杀。”
“吸血鬼,是长生不死的,就算受再重的伤,全身骨头断掉,头被砍断,都能活下去。可是,吸血鬼一旦死了,就真的魂飞魄散,没有再复活的办法。”
“而且,成为一名吸血鬼,你将永远不可能再像一个人类一样生活了——即使你再像人类。你会看着你的朋友,亲人,甚至是陌生人,一天天老去,死亡,而你,保持着不变的容颜。沧海桑田,你都不变。只有你一个。这是漫长又孤独的……”
“不会的,我有你!”方锐打断了叶修的话。这样的叶修让他有点陌生,有点恐惧。叶修的脸上带着麻木,眼神如古井一般深不可测,从嘴里出来的声音轻飘飘的,好像不是来自眼前这个年轻的“人”,而是来自一位活了千年万年的老人。
叶修对方锐斩钉截铁的话没有任何反应,自顾自地又说:“吸血鬼是要吸血的。如果没有足够的血液,他们自身体内的能量会逐渐混乱,这种混乱会扰乱吸血鬼的心智,让他们丧失理智,像野兽一样,疯狂地渴求鲜血,直到满足为止。我现在体内的混乱还处于可控范围,之所以你会被我初拥,就是因为体内能量混乱的时候,刚好被你撞见。本来我的理智就所剩无几,又遇到了你这个……对于那时的我来说相当于是移动血袋的人,于是我控制不住,就吸了你的血。我一时没控制好,你失血过多要死了,我只能将你初拥,救回你。一切……都是因我而起……”
“现在,叶家长老会估计会来杀你。我本想带着你逃跑,可是,我不能剥夺你继续打《荣耀》的权力。你这么热爱《荣耀》。所以你放心,我会保护你的。我虽然不能以一己之力对抗整个长老会,但是,只要我不死,你就不会死。”
叶修说完,长长地叹口气。
接着,室内便开始长久地沉默。
方锐直勾勾地盯着自己规矩地放在膝盖上的手,心里不停地翻涌着各种情绪。他不知道该如何说起,好像他怎么说,都无济于事。但是,他又有千言万语想告诉叶修。
最后,他只是干巴巴地挤出一句:“我不怪你。”
好像挤出一句话之后,就很好说了。
“初拥的事只是个意外。就算不是我,也会是别人。至于死不死……这只能怪那什么狗屁长老会的狗屁规定,这也不能怪你。你没有做错什么。你也不必跟我道歉。”
“毕竟,我那么喜欢你……”
一句话重重地砸在叶修的心上最软的那块地儿。
叶修突然很想笑,又想哭。他仰着头,用手遮住大半张脸,嘴角扯出一个似笑非笑的弧度,又咬牙切齿。
他到底是何德何能,才能得到他的真心。
“从此以后,我们可就是同生共死了。”方锐说。

TBC

【all叶】叶修这货居然是只吸血鬼(54)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 不喜勿入,欢迎指点,拒绝ky
@兔子 我更文啦!
方叶股大涨!有没有人买方叶股的?!





“传承记忆”“人类的白天就像我们的黑夜一样”“倒时差”……喻文州装作睡着的样子,闭在眼睛将刚刚听见的东西跟叶修的身份结合起来顺了一遍。
吸血鬼是昼伏夜出的,对于他们来说,人类的白天就是他们的黑夜,人类的黑夜则是他们的白天。叶修常年保持着跟人类一样的作息。
如果一个人类整天白天睡觉晚上活动,这种作息对于他的身体会有极大的伤害。那么换位思考,叶修长期这样颠倒自己与生俱来的生物钟,对于他的身体,伤害应该也不小。
至于传承记忆……按字面意思推测,就是上一代将自己的记忆传给下一代。自然界中确实有一些生物,能将一下记忆镌刻在基因中,传给下一代。但是吸血鬼,他可以通过吸食人类血液将人类转化为吸血鬼,这跟自然界中的动物是不一样的。
喻文州觉得,突破口在方锐那里。
叶修一直对他们严防死守,一直顾及着种族有别,又怕给他们带来伤害,而方锐不一样,他是从人类转化为吸血鬼,心态上还算是个人类,而且他也爱着叶修。对于他们,方锐的防备心应该没有那么重。所以,接下来应该是找方锐谈谈了。
打定了主意,喻文州这才放松精神,让自己沉浸在睡梦之中。

很快酒店就到了,司机叫醒睡得死死的众人。所有人则都要死不活得拖着自己的行李,撑着惺忪的睡眼拿了各自的房卡,只想快点回房间睡觉。谁都没发现,方锐在进了自己房间之后没多久,又走了出来,进了叶修的房间。
“哟,点心,来啦?”叶修刚放下行李,正准备洗个澡。
“坐。你等会儿,我洗个澡先。”
“好。”
方锐听话地坐好,过了会儿,才后知后觉地发现——他,和叶修,孤男寡男,共处一室,没有外人,叶修正在洗澡。
这个认知让方锐的脸瞬间红了一大片。
虽然兴欣的粉丝戏称他和魏琛叶修是三猥琐,但是实际上方锐只是个没有感情经历的小处男,唯一的喜欢都给了叶修。现在他正在和自己的心上人共处一室,没有外人,并且心上人在洗澡。
方锐顿时感觉口干舌燥,忍不住咽了咽口水,眼神开始到处乱飘,又忍不住瞄一眼浴室。虽然浴室的门关得严严实实的,玻璃也完整地被帘子遮住,但是这并不妨碍方锐盯着那个模糊的影子进行脑补。
叶修白嫩的皮肤滚过水珠,被温度蒸腾起诱人的粉色,整个身体赤裸裸地暴露在空气中,水沿着叶修精致的锁骨滑下,抚摸过红色的乳尖,再往下流过平坦的腹部,最后没入黑色的……
停停停!不能再想了!再想会出人命的!
方锐一拍脑门,将一些不可告人的想法丢出自己的脑子,低下头眼观鼻鼻观口口观心念着“空即是色,色即是空”……个屁!
你心上人在你面前洗澡你不心动?不心动就不是男人!
偏偏这时叶修又来火上浇油了:“方锐!我内裤忘拿了!帮我一下!在我行李箱里你自己找!”
woc?!
方锐“腾”地一下站起来。
玩我呢?!
方锐觉得自己今天怕是要折在这。他深刻地觉得,叶修叫他来不是为了说正事,是为了搞他。
这么撩拨他,还不准他有任何一点出格的举动。柳下惠都没他这么惨!
然而“方下惠”还是乖乖打开叶修的行李箱,翻出叶修的黑色内裤。
“老叶,开门!”方锐用食指和拇指捏着叶修内裤的一个边儿,好像在捏炸药包似的。虽然这玩意对现在的方锐来说跟炸药包差不多。
“咔哒”,浴室的门开了,伸出一只修长的手,手臂上还往下滚着水珠子,粉色的皮肤嫩嫩的,让人联想到水蜜桃。
“哪呢方锐?快给我!”叶修的手在空中摸了几下。
方锐则是僵硬地捏着叶修的内裤,看着叶修的手,“咕咚咕咚”地咽口水。
woc!故意的吧这是!
方锐明显感觉到一股股热流涌入自己的下体,让下体忍不住想做起立运动。
“方锐!”叶修急了,再喊一声。被热气蒸腾过的嗓音有点哑,带着磁性,黏黏腻腻的,像撒娇似的。
“叶,叶修,”方锐感觉自己嗓子哑得厉害,鬼迷心窍地说:“我,我可以抱你吗?”
……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几乎是说出来的第二秒,方锐就后悔了。叶修还没想好怎么处理他们的关系,自己这样只不过是在让叶修为难。
于是方锐慌慌张张地把叶修的内裤塞他手上,说:“当我没说!”
叶修拿到了自己的内裤,沉默地把手缩回去,没过多久,浴室的门再次被拉开。
已经洗好澡的叶修穿着酒店的浴袍站在门口,热气源源不断地从他身后钻出来,消失在房间的空气中。
“那个……那个……老叶……你,当我,当我什么都没说。”方锐的目光躲躲闪闪地,就是不敢去看叶修。
突然,他被纳入一个还带着酒店沐浴露香味的怀抱。
“仅此一次。”
方锐听见叶修说。

TBC

【心沉/巍澜衍生】痛感(1)

大写加粗的sp预警!!!不能接受者勿入!!!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欢迎指点,拒绝ky
韩沉和白锦曦好朋友设定!!!



黑盾组刚办完一个案子,所有人都趴在桌子上睡得昏天黑地的,唯一醒着的韩沉为了犒劳一下组员,亲自去买了夜宵。
韩沉一手插的裤兜,另一只手将装夜宵的塑料袋紧紧缠绕在食指上,食指因充血而红得发紫,几乎都快失去了知觉,丝丝缕缕的痛感从手指传来。韩沉才放开塑料袋,让血液顺畅地流到指尖。
虽然脸上的神色没有变换,但是韩沉的心里却有一种异样的满足。
他迷恋痛觉,就像婴儿迷恋母亲的体味一样出于本能。有时候韩沉会有一点庆幸自己的职业,这让他可以追求痛感而不被人发觉。这种奇怪的癖好随着年龄的增长越发的不加收敛。如果不是碍于身份,韩沉甚至想去尝试一下spank。
调整好自己心里不为人知的情绪,韩沉走近办公室,这时白锦曦刚好醒了过来。
“哟,韩沉,今天怎么那么好心去给我们买吃的啊。”白锦曦一边笑眯眯地说着,一边迫不及待地跑过去,“让我看看都有什么好吃的!”
“就你一个醒着的?”韩沉看了一眼趴在桌上睡得天昏地暗的其他人。
“对啊,这次案子那么难破,工作强度那么大,大家都好久没睡过一个安稳觉了!嗯……好香啊!”白锦曦打开手里的饭盒,炒河粉的香气扑鼻而来。
“太晚了,只有这个。”韩沉说。
“没关系!有吃的就行。”白锦曦这头已经吃上了。
“行吧,”韩沉看着沉迷夜宵的白锦曦,说:“我去会议室睡个觉。”
“去吧去吧,明早我叫你起床。”白锦曦头都不回,敷衍地朝韩沉摆摆手。
见状,韩沉也不再说什么,径直走向会议室里的沙发,躺下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八点,生物钟促使着韩沉醒来,他走出会议室一看,其他人也都醒来了。
“早,韩神!”周小篆最先朝韩沉打了个招呼。
办公室里随即响起此起彼伏的问早声。
韩沉点点头表示回应,拉开自己的椅子坐了下来。
“对了韩沉,秦队说,让你醒了之后去他那一趟,还有快点把这个案子的报告交上来。”白锦曦说。
“知道了。”韩沉点头,走向秦队的办公室。
“咚咚”韩沉敲了两下门,走进了秦队的办公室。
——“你找我?”
——“啊,对。坐吧。”
——“这次案子办的不错。”
——“我们应该的。”
——“白锦曦同志对犯罪嫌疑人的心理侧写起了很大作用啊。”
——“确实。不过这一次也算是她碰运气。”
——“你别对犯罪心理学抱有那么大偏见。”
——“我认为这种光凭猜想的东西对于破案来说,风险太大。”
——“……行吧。”
——“还有什么事吗?没有我就走了。”
——“局里准备给黑盾组新添一位成员。”
——“谁?”
——“何开心。”
听见这个名字,韩沉心头一跳。
——“就是那个在国外靠犯罪心理学破了不少奇案的人?”
——“对,虽然犯罪心理学对于破案来说风险性太大,但是它的作用也是不可忽视的。何开心不仅精于犯罪心理学,同时精通审讯和观察。我想,他的加入会让黑盾组如虎添翼。”
——“人什么时候到?”
——“明天。你尽快通知其他人,然后准备一下接待事宜。”
——“好。那我先走了?”
——“不送。”
韩沉两手插着裤兜慢慢踱回办公室,心想:犯罪心理学专家,精于审讯观察,何开心,这会是一个怎样的人?
“怎么样老大?秦队说了什么?是不是夸我们案子办的特别好!”韩沉才刚走进办公室,周小篆的声音就响起来。
“秦队说我们将会有一个新成员加入。”
“谁啊?”唠叨好奇地问一句。
“何开心。”
“何开心?!就是那个犯罪心理学专家何开心?!”白锦曦忽然就兴奋起来。
“对啊,怎么?”韩沉挑眉。
“我偶像啊!”白锦曦兴奋地说,“据说他长得又帅,又多金,专业能力过硬,破过不少奇案,是无数少女心中的梦中情人。”
“得了吧,你这是夸偶像还是夸男朋友?”韩沉顺手拿起一个文件夹拍了一下白锦曦的头。
“小篆,你现在去给我查何开心的所有资料,包括他什么时候出生,在哪些学校上过学,社会关系有哪些,我都要。”韩沉转头说。
“好的韩神!没问题韩神!”
“韩沉,你要何开心的所有资料干嘛?”唠叨好奇地问,“他又不是嫌疑人,至于吗?”
“我问你,何开心一个算得上世界著名的犯罪心理学专家,为什么屈尊来我们一个小小的岚西省做一个小小的刑警?”
“喂!韩沉!你什么意思啊!怀疑我偶像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吗?!”白锦曦不乐意地拍桌。
“身为一名刑警不能把私人感情代入工作懂不懂?”韩沉拿着文件夹看了一眼白锦曦,“工作。”
“了不起啊!”白锦曦不服地对韩沉做了个鬼脸,“略略略,韩混蛋。”
韩沉没有再理其他人,专心地看着文件,手指在书页的边缘摩挲着,A4纸锋利的边缘将指腹的皮肤划破,痛觉延着神经爬进韩沉的脑子。
这是他惯用的伎俩,在不经意间追逐痛觉的快感,既不被人发现,又缓解了自己的欲望。
很快周小篆就找齐了何开心都全部资料,据他所说,为了找齐这些资料,特别是何开心在国外的资料,他可是废了很大力气,又是翻墙又是破防火墙,累死了。然而韩沉只是“嗯”了一声。
结案报告很快就写完发给秦队,韩沉才开始专心看起何开心的资料。
——何开心,二十八岁,隆科集团董事长的弟弟,一个富二代,有洁癖,十三岁独自出国念书,十八岁不顾家人反对选择学习犯罪心理学,在校成绩斐然,之所以那么快出名是因为他的研究生导师是国外著名的犯罪心理学大师,跟着老师一起破获一些案件,二十二岁毕业后独自破获一起连环杀人案而声名鹊起,接着靠对犯罪嫌疑人准确的心理侧写破获一桩十年悬而未决的案子而声名远扬,同时他还在母校做着兼职教授。
这个人……经历看起来一直是顺风顺水,出身不斐,应该是一个比较偏向于热情开朗,又知书达礼的人。
韩沉虽然不喜欢用犯罪心理学去破案,但是这并不代表他不懂心理学。
那他到这来到底有什么目的呢……

一天的时间过的很快,一下子就到了明天,韩沉换好制服,准备出门时,把手指塞入门缝,狠狠关上门,感受着手指被夹紧时那一瞬间尖锐的疼痛,满足地抽出被夹得出了淤青的手指,锁上门离开。
上午十点,韩沉和秦队局长准时出现在警局门口,没过多久就驶来了一辆白色的SUV,价格不贵,在六十万左右。
车上下来了一个穿着浅蓝色格子西装的男人,身高比较高,目测一米八,脸上挂着随和的笑,让人忍不住放下防备。
“是何教授吧?”局长笑眯眯地迎上去,“何教授一路舟车劳顿,辛苦了。”
“不辛苦。倒是麻烦局长在门口等了。幸会。”何开心一边笑着,一边又伸出手跟局长握手。
韩沉就静静地站在一边观察着何开心。
待人客气中又带着诚恳,面带微笑,浅蓝色的可以让人放松警惕,格子的花纹比较休闲,西装又是比较正式场合穿的,两者搭配又显得尊重又不显拘谨正式。
这厢韩沉正观察着,却突然对上何开心笑盈盈的眼镜。
“这是我们黑盾组的副组长,韩沉。”局长介绍说。
“你好,何开心。以后就是同事了,请多关照。”何开心微笑地伸出手。
“你好,韩沉。”韩沉也伸出手,走程序似的握了握何开心的手。
虎口有茧,应该是长期握过枪,手腕到小臂线条流利,应该是有锻炼过。韩沉不动声色地继续观察,而何开心则是悄无声息地看着韩沉手指上今早自己用门夹出的淤青,脸上的笑意更深一分。
“走吧,我带你去参观一下我们省局。”局长对何开心说。
“那就麻烦局长了。”何开心礼貌地回答道。

TBC

就算lof给我屏了,我也要发!一个黄段子都不给人发了!哼!(ノ=Д=)ノ┻━┻
连接走评论

叶修的脖颈

叶修的脖颈很细,很长,皮肤白得反光,摸上去又温润如玉的质感让人爱不释手。喉结的形状也很好看,小小的,轮廓分明,说话的时候上下滚动着,很诱人。
如果能把齿印留在上面就最好了。
咬下去的那一瞬间,就好像在咬撒旦的苹果。当然,叶修的皮肤比苹果更柔软,更诱人。微微用力的时候,皮肤会陷下去。舌尖或许会触碰到他的皮肤,软的,温的。可以随意地舔舐着他的皮肤——在咬下去的时候,像舔冰淇淋一样舔他的皮肤。最后再缓缓地用力,就像进行一个仪式一样,在他的脖子上打上你的烙印——虽然不久之后就会消失,但这刚好又给了一个再来一次的理由。
咬的时候,记得吮吸起刚刚舔过的皮肤,用牙齿轻轻的磨。这时叶修会小声地抽一口气,“嘶”,就像猫爪子似的,挠着你的心口痒痒的。你会不自觉地更用力一点点,然后就能感觉到嘴下的脖颈一瞬间紧绷,又松弛。就像守在门口的猫儿听见脚步声瞬间弓起的脊背,然后发现是主人时又骤然舒缓下来,撒娇地在地上打个滚,露出毛茸茸的肚皮任你抚摸。
可不就是么,肯露出纤细脖颈给你咬的叶修,就像猫儿一样啊。
要是你咬的狠了,见了血了,他就瞪你一眼,用被你撩得粘腻的嗓音不轻不重地抱怨:“你属狗的吗?”
就好像猫儿想要挠你一下,却又在半空中收起尖利的爪子,露出粉红的小肉垫给你捏。

【all叶】叶修这货居然是只吸血鬼(53)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欢迎指点,不喜勿入,拒绝ky
@兔子
我更文辽
太困了,写的有点短,凑合一下吧



还好接下来的问题没有那么刁钻了,估计是怕针对性问题太多被网友喷,也就是问战队的日常生活啊,队员之间的相处之类的。
这些简单的问题很快就回答完了,接着又按照流程签名拍照录花絮,搞完之后竟是深夜来临了。
“大家都先带上行李回酒店休息吧,好好睡个好觉,接下来也没有采访了,不过明天都得去体育总局报到,估计后天就能回你们自己的战队了。”叶修说。
“终于没有采访了!这问的都是什么鬼问题啊!故意的吧?”孙翔紧皱着眉头,不满地说。
“嘘——现在还在别人的地盘呢,别乱说话。万一给有心人听见了又编排我们一顿。”喻文州提醒道。
“司机还有三分钟就到了。”张新杰放下手机,说。
叶修拍拍孙翔的头,手指一下一下地顺着孙翔的头发,偶尔又揉一把,标准地撸狗姿势。然后用一副长辈教导晚辈的语气说:“年轻人气血太旺,这样不好——不好。要心平气和——乖——”
“叶修你!”孙翔捂着自己的头转过身,两只眼睛瞪得圆鼓鼓地盯着叶修,乍一看还真有点像一只哈士奇,“干嘛摸我头?!”还像摸狗一样摸!
“这是‘爸爸’我对你的爱。”叶修“慈爱”地说。
“滚!!!”孙翔瞬间炸毛。
正在孙翔想要扑过去的时候,张新杰的声音冷不丁地插进来:“别闹!车来了。”
孙翔只得撇撇嘴作罢,率先上了车,而叶修则是偷偷地在后面露出一个得意的笑。
孙翔这个人真的跟小孩子一模一样,逗逗他他就忘记烦恼了。
“走吧,叶领队。”王杰希拍拍叶修的肩。
“还叫叶领队呢?”
“不然呢?宝贝儿?”一声宝贝儿叫的那叫一个千回百转,是真心还是调笑只有本人知道。
叶修立马打个寒战,汗毛“刷”地一下就竖起来,一股危机感涌上心头。
“哈哈哈,哈哈,还是叫叶领队比较好哈哈,显得我比你们都牛逼那么一点点。”叶修打了个哈哈企图蒙混过关。
好在王杰希也没想让叶修有什么反应,他早就知道叶修肯定会混过去,还能怎么办呢?等着呗。
坐上车后大家才感觉到真的累了,刚好又碰上帝都必备堵车,众人直接就在车上以各式各样的姿势睡着了,除了叶修和方锐。
吸血鬼在晚上本就精神的不得了,虽然方锐才变成吸血鬼不久,但是适应期差不多过了,“时差”也倒过来了。
因为是叶修初拥的缘故,方锐继承了纯种吸血鬼的大部分力量,在白天也是行动自如,跟他想的被烧焦啊烧死啊什么的根本不同。
“话说老叶……我感觉最近身体奇奇怪怪的……感觉敏锐了很多,而且能仿佛能感应到什么东西,脑子里也多了很多东西的感觉。”方锐见叶修身边没人,离他最近的张新杰也睡着了,于是偷偷溜到叶修身边,压低着声音说。
“这是正常现象,吸血鬼体质本来就比人类强,你脑子里多的应该是传承记忆。今晚你到我房间里面来,我再详细地跟你说一下。”叶修回答。
“嗯,”方锐点头,“那也就是说……我现在白天才能睡?”
叶修点头:“理论上是没错的。”
“那我白天还得训练啊怎么睡?!”方锐不自觉地拔高了一点声音。
“嘘——别吵!”叶修赶紧捂住方锐的嘴,又瞄了一眼喻文州他们。还好,没醒。
即使被他们知道自己不是人类,叶修也不想让他们再了解多一点。因为越是了解,越容易淌进这趟浑水里来。他和方锐还在被追杀着呢!
“唉——看到你这么关心他们,我好吃醋啊——”方锐做“西子捧心”状,趁势想倒进叶修怀里,蹭个豆腐吃。
“一边去!”叶修一把推开方锐脑袋,“恶不恶心啊你!”
“啧,始乱终弃。”方锐被“嫌弃”后朝着叶修翻了个大白眼。
“别闹!快睡觉!”叶修一巴掌糊在方锐后脑。
“吸血鬼不是晚上很精神嘛?干嘛要睡?”方锐问。
“不睡?现在不睡看你白天困不困?人类的白天就跟我们的午夜一样,你要现在不睡,晚上不睡,你就跟熬夜没什么两样了,难道你想熬夜?”
方锐权衡了一下,突然又“嗷”了起来:“那岂不是说,我以后得过‘晚上熬夜’、‘白天’睡觉的日子了?!woc我刚倒好的时差啊。”
“是这样没错。我也帮不了你。你加油。我得睡觉了。”叶修友好的拍拍方锐的肩,然后头一歪靠在窗户上,眼睛一闭。
方锐见状,也回自己位置抓紧时间补觉。
没过多久,喻文州悄悄睁开眼,神色复杂地看着叶修。
他刚刚确实是睡了,但是他在车上一向睡不好,方锐嚎一嗓子他就醒了,刚才的对话,虽然他没有全部听完,但也模糊听到了一点。

TBC

中秋节虽然不更文,但是开个点文趴,全职或者镇魂的cp,要自己带梗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