呦呦鹿鸣

全职cp杂食,叶修唯粉,巍澜唯粉,朱一龙女友粉,ig粉,cn苏秋影
我粉的cp都是世界第一甜!

哭完已经冷静多了。既然目标已经确定,就继续往下走吧秋影!加油グッ!(๑•̀ㅂ•́)و✧


所以,理想是不重要的是吗?有理想就是活该被嘲笑的是吗?有理想就是要被骂的是吗?

我的理想不是不可实现的,不是不切实际的,我的理想就是考上西南大学的心理学,我就是想学心理,我就不想考什么川大什么重大,即使里面有一万个关系我都不想考。

完蛋人生是我自己的,该怎么过也是我自己的事,凭什么要听一个比我多活了几十岁的人的?就因为你是我爸?你从没了解过我要学的是什么,我想做的是什么,就轻轻松松地否定,凭什么?

我努力那么久一直坚持的目标,前进的动力就这么轻轻松松地被否定,凭什么?

你又不知道在我快坚持不下去的时候这个理想给了我多大的动力,你看到的只是我一次次不错的成绩,你又不知道这个理想对我的意义有多大,就轻易地否定,凭什么?凭什么?

就因为你是我爸?就因为你活的比我久?你凭什么?

你不想我考,我偏要考,我就是要考,完就是要让你看看,我的理想是不能被任何人否定的。


【all叶】叶修这货居然是只吸血鬼(58)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拒绝ky,欢迎指点

这可能是高三开学之前最后一更了

咕了好久都忘了自己写了啥了_(:з」∠)_



接连拒绝了这么多人,叶修内心也有点平静不下来,他点燃一根烟,看着灰白色的烟雾徐徐地上升,变淡,最后消散,一节一节的烟草被烧成灰色,簌簌地往下掉,慢慢地叹口气。

他活了也有百年,从来没有这么迷惘过。

或许从他从族群中出逃,决心进入人类社会开始,一切就无可避免了。

可能他的结局也会和前辈们一样,看着自己在意的人遗忘或死亡,自己无法忍受永恒的孤独,更无法承载曾经的回忆,只能选择自我了断。

但还是要挣扎,因为只有挣扎,才能片刻地摆脱迷惘。

“唉——”

叶修又叹了口气,转身离开。

那根一口也没抽的烟烧得只剩下烟头,火星也快灭了,突然一只手拿起了它,抽了第一口,也是最后一口。

是孙翔。

他听见了所有谈话的内容。

孙翔现在的内心很乱,他也爱着叶修,那个把自己的自负碾碎又肯定自己的人,叶修之于他,是指路的明灯,更是要超越的对象。

可后来崇拜不知为何变质成了另一种感情——爱。

别人总说他没头脑,其实他只是懒于去思考,思考是一件又花心思又花时间的事。他佩服那些善于思考的人,但是如果让孙翔选,他会选择把思考的时间拿去打荣耀。

可总会有不能逃避,必须思考的时候。

他知道喻文州的意思,喻文州的意思和他一样,但叶修的意思却是他需要思考的。

生活不只有爱情,他也不只有爱情。

于是这个地方最后一个人也走了。


联盟主席冯宪君此时也到了国家队众人住的酒店,毕竟国家队刚斩获冠军,他作为联盟主席,不能不出面为他们庆功。

只是现在这个气氛,怎么看怎么不对。

平时话多的黄少天沉默寡言地站在一边,他的队友喻文州也一脸落寞,咋咋呼呼的孙翔今个儿也是蔫蔫的,眼神迷离神情恍惚。

“他们这是怎么了这是?”冯宪君悄悄问叶修,“你欺负他们了?”

没想到叶修也反常地叹口气,感叹道:“人生啊——”

冯主席觉得他又需要一点速效救心丸了。

这一个个的,怎么就这么不让人省心呢?

“咳咳!”他用力清了清嗓子引起大家的注意。

“那个——首先,很感谢大家,为国家争得了冠军的荣耀,同时也感谢大家这么辛苦的训练,比赛。所以呢——今天我来的目的,就是代表总局慰问各位,感谢各位,给各位派发总局发下来的奖金。还有,经过我们联盟内部的会议,我们也决定授予前兴欣队长,现国家队领队——叶修,‘荣耀终身最佳职业选手’。”

虽然各怀心事,但是荣誉是大家的,是应得的,值得所有人开心的接受。于是众人也很捧场地开始鼓掌。

冯主席将一封封装着卡的信封交给众人,又捧来一个通体金黄的“荣耀”logo,底座上用行书刻上叶修的名字,名字下一行金红色的“终身最佳职业选手”。

冯宪君一手托住奖杯底座,一手捧住奖杯,一脸郑重地将手里的奖杯递出去,递向叶修。那个从“荣耀”开服开始从未缺席过“荣耀”历史的男人,那个在“荣耀”的赛场上创造无数奇迹的男人,那个在无形中成了后辈们引路人的男人。他当得起“职业”二字,当得起“最佳”二字,更当得起“终身”二字。

叶修也难得的正经,他立正站好,神情庄重,动作却小心翼翼地接过冯宪君递来的奖杯,仿佛他接过的不是一个奖杯,而且一段时光,一个时代。

“荣耀”,是叶修与人类社会连接的一个枢纽,是叶修与许多人命运交缠的契机,是叶修在人类社会生活下去的动力。

他爱“荣耀”,他或许天生为它而生。


TBC


要考试了呢

一年后再见鸭

也许空闲的时候会更一下吧


你得等一个少年长大


【巍澜】俗气

ooc有,私设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欢迎指点,谢绝ky
情人节快乐鸭!
瞎写写


赵云澜有时候会想:我真是一个俗气的人。
明明二人连生死都跨越了,但在一切都归于平静,柴米油盐充斥着整个生活的时候,赵云澜反而突然有点百般聊赖了起来。
每天上班下班枯燥的要死,在家还没嚎上一句,贤妻良母沈教授已经把人抱在怀里好一顿“云澜乖”“云澜怎么了”“云澜不开心吗”的安慰。
直直戳了赵局长的软肋,一面想着“宝贝真好真贴心”,一面跟沈教授红翻被浪至天明。

然而,今天的赵云澜真的特别烦躁。
早上起床发现沈教授给他倒的爱心热水被大庆这个死胖子不小心碰倒在了地上,去了特调局发现新招来的几个实习生连小郭都不如,唯唯诺诺的看着就烦,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时间,到了龙大才发现沈教授今天要开会,下班时间比平时晚。
赵云澜靠着车子看着龙大校门,心里那股烦躁不知怎的越来越浓郁。
这龙大的校门,都多久了还这么一副样,都不知道改改。这旁边这花,那么红,不知道红配绿赛狗屁啊?还有,这草,这造型凹的,跟公园里没什么两样嘛!门口这树,千篇一律的法国梧桐,就不能栽点别的吗?
俗气,太俗气了!
赵云澜连连摇头,靠在车上开始玩自己的手指。
啧,这指甲还是沈巍给他剪的,都好久了,又长了,今天回去要叫沈巍再给他剪一次。
直到日头开始西斜,余晖散满了大地,树荫底下三三两两的学生开始多了起来,龙大古老的钟声庄重而悠扬地响起。赵云澜终于忍不住了。
他怎么没发现,沈巍这么晚才下班的?
突然,赵云澜揣裤兜里“的手机振动了两下,他赶紧翻出来看,看见“沈教授”三个字,心头莫名的一松,随即又有一点点的不满。
怎么可以让他等这么久?不行,得好好惩罚!
通俗点来说,就是赵云澜无聊了,想搞点事情。
罚什么呢?
赵云澜莫名想起之前让沈教授说情话时,沈教授那满脸通红活像个被老流氓调戏的良家小媳妇儿似的样子,喉头不由得一动。没办法,沈教授天姿绰约,他赵云澜就是个俗人,忍不住。
那就让沈教授讲个情话好了!
什么宝贝啊,心肝啊,老公啊,平时沈教授八棍子打不出来的,今天一并让沈教授说了!
赵云澜美滋滋地想入非非,脸上那荡漾的表情就怎么都收不住,隐隐还有点猥琐的意思。
原本还在赵局长旁边偷偷看帅哥犯花痴的龙大学子见状,立马做鸟兽散。
帅哥随好,可帅哥是个变态就不好。
不知道自己已经被扣上一个“变态”的帽子的赵云澜此时的思想已经滑向了奇怪的地步,比如把脸红的沈教授压在下面,正一正夫纲什么的。
正当赵云澜已经脑补自己“翻身农奴把歌唱”的环节的时候,沈教授这时才匆匆走来。
“云澜!”
赵云澜回过神来。
沈巍刚好从浓密的树荫下踏入阳光中,落日的余晖不知是刻意还是恰巧的刚好洒在他们两个人的中间,铺出一条金色的大道。刚刚还被赵云澜在心里痛批“红配绿赛狗屁”的玫瑰此时在赵云澜的眼里美的刚刚好,衬得他的沈教授人比花娇。
“等急了吗?”
赵云澜听见了夏虫的鸣叫,听见了十万大山开始沸腾,听见了九重天上的云海开始翻涌,昆虫的小触须挠得他心里痒成了一摊水。还未等沈巍再开口,赵云澜便裹挟着世间万物,人世喧嚣一并扑向了沈巍。
其实并不需要什么情话,你存在于我的眼中,就是最美好的情话。

【心沉/巍澜衍生】痛感(2)

大写加粗sp预警!!!不能接受者慎入!!!
文里的开心是白切黑!
ooc有,私设有,不喜勿入,文笔不好,欢迎指点,拒绝ky
目测下章可以开车了




可惜还没走两步,周小篆就急急忙忙跑过来。
“韩神!上一次追踪的那批毒贩有动静了!”
“什么?我去看看!”说罢,韩沉便急急忙忙地跟着周小篆跑去办公室。
“这……”局长看着韩沉远去的背影,有点无奈。
何开心倒是依旧笑眯眯地:“看来黑盾组很忙啊。”
“是啊,转到黑盾组这里的案子都是大案悬案,他们这才解决了一个案子没几天呢。不能陪何教授您参观警局真是抱歉。”
“没关系,”何开心一脸温和有礼的微笑就没变过,“请局长直接带我去黑盾组的办公室吧。毕竟以后我也将要成为他们中的一员的,现在刚好可以直接投入工作。”
“这……”局长想了想,还是同意了,“请何教授这边走吧。”

这厢,黑盾组的人全部都围在了周小篆电脑旁边。
“这是刚刚截获的消息,这批藏匿已久的毒贩要跟国外的毒贩交易,估计是他们手里的货卖完了,交易地点和时间还在查。”周小篆说完,转头看向韩沉。
“尽快查明他们交易的地点和时间,还有他们交易的对象。剩下的人把这批毒贩的全部资料都调出来,重点排查他们以前的交易地点。他们这些人做事谨慎,要交易肯定是在在自己绝对掌握的地点交易的。”
“是!”众人立马四散开来各自忙开了。
韩沉刚想去资料室查看档案,转头就看见何开心风度翩翩地走进办公室。
“是有新案子吗?局长说我今天就可以上任了,请问,我有什么可以帮你的?韩组长?”何开心一脸纯良地说。
然而韩沉根本不吃他这一套,一个正眼都没给何开心,径直走出办公室。
到了资料室,韩沉却没有翻出这批毒贩的个人资料,反而找到这批毒贩之前所有的犯案过程,认真翻看起来。
“其实我个人认为你们可以换一个思路查。这批毒贩在你们上一次的行动中人员损失大半,伤筋动骨,我要是这批毒贩的话,我肯定不会选我自己熟悉的地方,因为这些地方警方肯定摸得七七八八了。我肯定会选择我的卖家他们熟悉的、或者是在卖家掌控范围内的地方。”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到了资料室的何开心冷不丁的出声。
韩沉思索了一下,一挑眉头,说:“那行。你去找周小篆看看他有没有查出卖家是谁,然后你去查。既然局长让你来上班,那你也可以开始工作了。”说完带着一大叠资料离开。
何开心一脸温和的笑容终于有点崩坏,他这算不算是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
无奈韩沉说的话都在理,他也只能叹一口气乖乖去工作了。
很快,周小篆又截获了这两批毒贩之间的邮件,这下,卖家清楚了。
“可以让我看一下吗?”周小篆闻声,转头一看,原来是排面大到让局长亲自接待的“空降兵”何开心,也只能点点头。
都说这个何开心很厉害,他倒是要看看有没有他韩神厉害!
“这个卖家是一个跨国的贩毒集团,一般像这种小交易,他们的主要人物不会出面。而且他们都不是本国人,要是抓到了,还要引渡遣返。他们一般习惯在人多混杂或者是让警察不敢轻举妄动的地方交易,比如说酒吧、夜店、还有一些特殊服务的俱乐部。”
“特,特殊服务的俱乐部?”周小篆惊了,“扫黄打非这么严居然有这种地方?!”
“扫黄打非打的也是不情愿的地方,有些地方你情我愿的,根本不构成犯罪。而且,这些俱乐部一般只提供一个平台,不参与。俱乐部只收取这些客人的会员费和使用费。客人一般都是自己在那里找和自己有相同的兴趣爱好的人,或者是自己在外面找到这样的人然后带进俱乐部来。至于俱乐部的顾客嘛……”何开心笑得有些莫名,“除了我们这些富二代也不会有谁了。”
“何,何教授……你,你不会也……”周小篆整个人都不好了。他从来没听过什么特殊服务的俱乐部什么的好吗?!果然是人一有钱就开始闲吗?!
“想什么呢。我当然没有啊。只是知道而已。”何开心笑眯眯地说,“我一直在国外读书的不是吗?”
“对啊!”周小篆一拍掌,恍然大悟。
何开心怎么会参与这种俱乐部嘛!他一直在国外读书哪可能啊!再说他家也挺有钱的,他知道这些有钱人的潜规则当然是没问题的啊!
不知不觉中,周小篆就被何开心这么忽悠过去了,完全没有一点怀疑何开心为什么知道的这么清楚。要知道,如果仅仅是知道的话又怎么这么清楚这种俱乐部到底是怎么运营的呢。
“别扯太远了。据我推测,他们应该会在有特殊服务的俱乐部碰面而不会是酒吧和夜店。一来,酒吧和夜店鱼龙混杂,很容易混进警方的眼线;二来,如果用的是本地地下势力的酒吧或者夜店,还得跟人打声招呼,说不定要被敲诈勒索一番,不划算。”何开心温声细语地说。
“你叫周小篆是吗?”
周小篆本来还在认真地听何开心分析,突然听见他叫自己的名字,愣了半天才反应过来,连忙点头。
“你可以继续监视着这批毒贩的IP地址,截获他们发出的信息,但不要试图去查,别打草惊蛇。”
“好,好。”此时周小篆还没发现,现在何开心说什么,他都下意识点头照做。
何开心无声地弯了弯眼角,打开手上的文件看了起来。
果然,没过多久,周小篆就叫了起来:“何教授你可真神!真的是卖家定的地址!在……在……”
“在哪,快说!”韩沉皱眉。
“我不知道啊……这地名好奇怪,叫什么‘Pain’。”
听到这个名字,何开心和韩沉的眉头皆是一跳。
周小篆等人不知道,可他们知道,这地方,可是有名的特殊服务俱乐部,提供的是“spank”服务,也就是俗称的“sp”。
“小篆,你继续盯着,我去和局长要一下搜查令。”韩沉起身。
“我也去吧。”何开心依旧是那一副纯良的笑容。
出门的一瞬间,何开心故意落下半步,声音像是不经意间传入韩沉的耳膜。
“‘Pain’啊……有名的‘sp’俱乐部啊……不知道韩警官去过没有?”
韩沉赫然转头,拎起何开心的衣领把他抵在墙上,攥着何开心衣领的手指用力到骨节泛白,他红着眼,也不管会不会给人看见,死咬着牙吐出几个字:“你怎么知道的?!”

TBC

【all叶】叶修这货居然是只吸血鬼(57)

私设有,ooc有,文笔不好,不喜勿入,欢迎指点,谢绝ky
大家新年快乐鸭!
接下来就是大家一个一个的开始打直球啦!
假装没有咕咕咕很久

叶修和黄少天的相处一如往常,大家都没有看出有什么不对,只有喻文州看出来了。毕竟,他和黄少天并肩作战这么久,他还是能猜到黄少天在想什么。
虽然今天的黄少天一样跟叶修打打闹闹,可是,黄少天的肢体动作明显很僵硬,而且有时候还不敢去看叶修的眼睛,再想到黄少天今早去叫叶修起床……
喻文州叹了口气,黄少天肯定对叶修打直球了,叶修也肯定拒绝了……
“少天,”喻文州招呼黄少天过来。
“队长,怎么了?”
“你……是不是跟叶修告白了?”喻文州问。
黄少天脸上的笑容瞬间就消失了。
“……对不起,”看见黄少天惨淡的神色,喻文州也有些抱歉,何必去戳别人的痛脚呢?
“没事,队长。”黄少天用力眨了眨眼,压抑住哭泣的感觉。他原以为告白失败也没什么,可是当别人一说,那种难以招架的疼痛又铺天盖地地涌上来。
“是我傻。我明知道会是这种结果可是我忍不住……是我太贪心。有了朋友的位置还不够还想要更多……”
平日里巧舌如簧的喻文州此时也不知该如何安慰黄少天,毕竟,同是天涯沦落人。
“其实说出来也好,有些感情,一直不说的话,压抑太久,反而会让自己越来越意难平。说出来,虽然意难平还在,但是不知道为什么,也让心里好过些。我爱了这么多年,为什么不让他知道。”黄少天难得感性,一口气说完一大堆话,也不知道是解释还是安慰自己。
语毕,又是一阵沉默。喻文州是不知如何开口,而黄少天则是难得的不想说话。
“我去和他们玩了!”突然,黄少天又重新扬起笑容,拍了拍喻文州的肩,“队长你也要加油啊!”
喻文州注视着黄少天离开的背影,也不知道在想什么。

叶修正躲在阳台抽着烟,周围空无一人。
而喻文州就站在叶修的对面。
“所以……你也喜欢我对吗?”叶修吐出一口烟,说。
“不是喜欢,是爱。”喻文州纠正到,“从很早开始,我就爱上你了。不是后辈对前辈的仰慕,是爱。”
“原来喻队爱好这么独特,喜欢跨种族恋爱。”叶修嘲讽道。
“只是对你。”喻文州直截了当地说,“我爱你,最开始是后辈对前辈的仰慕,再是同为对手的惺惺相惜,最后我可以很肯定,是爱。”
“种族不同怎么谈恋爱?”叶修将烟头丢进他带来的纸杯中,“文州你要知道,很多东西是比爱重要的。”
“但是爱也能跨越很多东西的。”
“跟一个吸血鬼谈恋爱,你就不怕有生命危险?”
“在我知道你的身份的时候,我就认真思考过,可我决定我还是要爱你。”
“那你的父母呢?不要了吗?他们接受你的对象是同性?接受你的对象跟你种族不同?而你,又能接受黑发人送白发人吗?!”叶修笑了,“你没有考虑好的,文州。”
“我……”喻文州脸都白了,他想开口反驳,却发现好像他无法反驳。
对啊,他是考虑清楚接受叶修的身份并且继续爱叶修,可是他却忘了考虑他的父母。
“文州,就把我当作一个回忆吧,继续过你的人类生活好吗?时间会让你慢慢忘记的。而我,终究会离开。”
叶修拥抱了喻文州一下,很快又退开,头也不回的走远了。
空气中还有一丝淡淡的烟草味。

TBC

大家不要忘记去我的抽奖lof下碰运气鸭!

我从崖边坠落

我从崖边坠落
落向一往无前的深渊
黑色的雾气使我看不见
崖底的景色

我从崖边坠落
我奋力地抬头
乌云遮蔽了天空
我再也看不见太阳

我从崖边坠落
石头跟我一起坠落
它比我快
摔个粉身碎骨

我从崖边坠落
一枝枯树拦腰抱住了我
咔嚓
树枝断了
它和我一起坠落

我从崖边坠落
石头落地了
树枝落地了
可我还在坠落